台北市召會網站

台北市召會臉書專頁

你也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嗎?你也有使用臉書嗎? 快到台北市召會粉絲專頁,關心召會的動態,享受身體的豐富,將基督分享出去!

兒童暑期品格園

讓我們一同關心召會下一代,重視孩子的品格教育。

  報告及代禱事項:

 

請聖徒們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並感謝。求主管制疫情,保守並醫治,使福音廣傳,人人得著救恩。

  

 共同追求進度

 


經歷新人,寶貝職事

1185-2a 1185-2a1 1185-2a2 1185-2a3

在印度開展的幾年間,我們曾在印度的訓練中心服事以及在南印度眾召會和東印度眾召會配搭。回想在印度的點點滴滴,心中真是低頭敬拜主,一切都有主的保守和看顧。在過程中有喜樂、有高昂、有低谷、有剛強、有軟弱,也有許多的眼淚,相信這一切主都會記念。我們深刻的看見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所說『新約的職事與執事』,這些不再只是客觀的字句和道理,而是主觀的經歷並且構成到我們裏面,成為我們的所是。以下分享幾點蒙恩:

加強語言:二○○三年我剛到印度開展,就被安排到訓練中心服事。因著一同配搭的弟兄服事忙碌,不到半年,我就需要擔負訓練中心所有的服事。每日要用英文上課,傳講英語信息。感謝主作我的智慧,題醒我學習前面弟兄的榜樣,以英語來禱研背講,帶學員們進入英文綱目。藉此我就將綱目熟記並活用,越操練就越練達,也幫助我在外語方面打好基礎,並能用英語在印度各處的特會與訓練中盡職服事。

經歷新人: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所說,向著各種人,要盡力學習各種人,為要得著他們。所以,我學習穿著印度的傳統服裝;用右手吃飯,不用筷子;如廁用左手清洗,而不用紙巾。操練講說當地的方言,與聖徒們相調、建造在一起。眾人雖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語言或膚色,卻能見證在基督裏我們是一。

寶貝職事:我們在印度有機會大量接觸其他基督教團體的牧師與尋求者。每當我們向他們推廣倪柝聲弟兄與李常受弟兄的職事,他們常是感到驚奇,有許多尋求者因著珍賞這分職事,而付上一切代價進到主的恢復。更有許多處召會因此產生並被建立,大大加強了主在印度的見證。這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更加寶貝主恢復中的豐富,並渴慕被這時代的職事所構成。

擴大度量:以前我從高雄搭車到台北,就已感覺距離甚遠。但自從到印度開展,返回台灣後,就覺得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並不遠。我們在印度第一次外出開展的旅途,僅來回搭火車就超過一千二百公里。我們曾搬過幾次家,其中一次就相距二千五百公里遠。也在一趟出外盡職的行程中,一個多月的時間內所經的路程就逾一萬公里,這些都是在台灣難有的經歷。

另外,在盡職方面,因著全印度所有同工弟兄只有十位左右,而印度有十二億人口,人數比例懸殊。因此,一到印度,我不僅要帶領整個訓練中心,也要每個月到南方牧養五處召會。記得以前我在新北市海山大區,跟著召會負責的弟兄們配搭、學習,看他們如何帶領眾召會往前。在印度時,我便依他們的榜樣學習,操練同著眾召會弟兄們事奉交通與配搭,當時雖年僅二十九歲,但我願學習度量被擴大,在服事上不叫人小看我年輕。

感謝主和弟兄們給我們家受成全的機會,也很寶貝那些年在印度一同有分屬靈爭戰的生死伙伴們,大家同為著主的恢復,付上一切的代價,同心合意配搭。從二○○三年至二○○八年,在印度的召會從三十二處增加到七十五處,聖徒從一千五百位增加到三千多位,這些年的祝福都成了神聖歷史的一部分。李弟兄曾說人的歷史不過是外殼,神聖的歷史才是外殼裏的核仁。聖徒們一定要抓住機會,與主在地上的行動配合,有分於這神聖的歷史。余潔麟弟兄也曾說,我們只要被主踏過一次,這一生就太有價值了!感謝主,求主繼續記念在印度的開展行動,豫備更多的得勝者,帶進神永遠的國,好迎接祂的回來!

戰略禾場,活力福音

1180-2a 1180-2a1 1180-2a2

印度是哲學家的國度,這是倪柝聲弟兄對印度的形容。他們思想豐富,能言善道。印度教有一部經典的長度是新舊約聖經總和的四倍,印度的某位代表也創下了在聯合國最長的演說紀錄:八小時。

印度是個偶像的國度,不僅有所謂獨一至高的神,還有三大主神,連同有名有姓的男女眾神、動植物、山川、日月星辰神,更高達三億三千萬,『偶像口』直逼美國的『人口』。
我於二○一二年至二○一四年到印度開展。人說印度是個永恆的國度,剛來到印度時,我以為他們因著性格不好,生活鬆散以至沒有時間觀念。漸漸的,我體會到,他們生在循環裏,活在永恆裏,長在無限中。白天過後是夜晚,夜晚帶進另一個白晝;出生是面對死亡的開始,死亡是另一個生命的開端。今日的上午九點,和明天的上午九點差異不大,這週一與下週一,若一同放在永恆裏,並無二致。火車總是會來,飛機終究要起飛,活在這個國度裏的人,沒有這些慌張的反應,他們的氣定神閒似乎在告訴你,人生何必這麼急呢?
迷人的福音挑戰-印度人的生活與印度教(將近百分之八十五的印度人是印度教徒)是相互融合的,這自然成為福音的一大阻礙與挑戰。

在印度傳福音時,我嘗試著問他們三個問題:第一,宇宙中只有一位獨一的神嗎?幾乎所有人都贊同;第二,耶穌基督是神嗎?也幾乎沒有任何人反對;按著邏輯,很自然地進入第三個問題,所以神就是耶穌基督?此時,幾乎所有的人都不同意。這對我的邏輯思考確實是個挑戰。漸漸的,我領會到向印度教徒傳福音只符合邏輯是不管用的,還需瞭解他們的宗教哲學思想。他們用哲學,很巧妙的將一神與多神融合為一,很哲學的使一神與泛神也能和諧共存。因此,在印度傳福音很大的挑戰之一,並非被拒絕,而是當你說完之後,完全被接受,並被總結為:你所說的和印度教一模一樣。講三一神,他們有;論成為肉體,他們也有。在印度傳福音,要先放下自己的邏輯,才可能攻倒他們心思的營壘。

我曾問過一位印度福音對象,你人生的意義為何?他毫不猶豫的回答:與神聯合(unite with God),與神成為一(one with God)。這回答讓我有點震驚,但這確實就是他們所追求的,人成為神。這正是在印度傳福音如此充滿挑戰,但又如此迷人的原因。

極大的福音盼望-印度是全世界傳福音最有盼望的國家,因為她擁有以下特點:第一,印度是全世界年輕人最多的國家,三分之二的人口在三十五歲以下,要得青年人非此地莫屬;第二,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英語國家,在超過十二億人口中,有將近四億人口可以用英語溝通,因此,世界各地都有弟兄姊妹來此配搭傳福音;第三,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自由民主國家,這裏傳福音完全自由,接受福音沒有問題;第四,印度是哲學家最多的國家,倪柝聲弟兄說:『印度人的哲學高於普通人甚多。』換句話說,大街小巷,挨家挨戶都可找到願意和你談信仰的人;第五,印度是千言萬語的國家,擁有全世界最多的語言、最多的種族,得著印度人可使各族、各國、各方言的人都事奉祂(但七14)。

活力的福音行動-印度聖徒為著福音的擴展,常有這樣強有力禱告:願福音傳揚在印度,一城接一城(city by city),一區又一區(sector by sector),一語接一語(language by language),一族又一族(tribe by tribe)。這樣的禱告,如同印度的火車在綿密交織的軌道上,滿了動力一地又一地的挺進,直達五百處召會的目標。身處印度時,深覺自己何等渺小,如九個0後面的一個1;何等榮耀,能有分於戰略性的禾場;何等的特權,能作為主回來行動中的踏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