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召會網站

台北市召會臉書專頁

你也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嗎?你也有使用臉書嗎? 快到台北市召會粉絲專頁,關心召會的動態,享受身體的豐富,將基督分享出去!

兒童暑期品格園

讓我們一同關心召會下一代,重視孩子的品格教育。

  報告及代禱事項:

 

請聖徒們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並感謝。求主管制疫情,保守並醫治,使福音廣傳,人人得著救恩。

  

 共同追求進度

 


完全倚靠,大能護衛

1200-2a 1200-2a1 1200-2a3 1200-2a2

我和弟兄結婚不到一年就一同到印度開展,那些年有許多難忘的回憶,但其中最為刻骨銘心的,莫過於我們第一個孩子的出生和在印度養育她的過程。

二○○三年底在Rhema服事的弟兄前來印度,講神命定之路的信息,弟兄分享他所在的召會一些姊妹的經歷。姊妹們雖然因兒女在不同階段有一些情形,但都經歷了提摩太前書二章十五節,『然而女人若活在信、愛、聖別兼自守中,就必藉著生產得救。』。

在印度有孩子完全不在我們的計畫裏,從懷孕一開始我就經歷了許多的苦難。懷孕初期,我孕吐的狀況十分嚴重,加上印度的熱季,平日的溫度高達四十多度,我記得有一次我努力的找到屋內比較陰涼的地方稍微休息一下,躺在那裏,我對弟兄說:『我前面已經烤熟了,可以翻面了』。本想在印度生產,但從醫療環境以及新生兒照顧的多面考量,我就只好一人挺著大肚子回台灣。上了機艙後,看著窗外印度的地土,我忍不住流下眼淚,心想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和弟兄見面?原本十分期望他返台陪產,但因服事的需要,他必須留在印度。直到孩子近六個月,弟兄才第一次看到女兒,不久我們三人便一起返回印度。

我生完女兒後,每天被孩子搞得頭昏腦脹,嚴重睡眠不足,所有開展的雄心壯志都被消磨殆盡了,對於帶她返回印度只有許多的擔憂與不安而已。德里的氣候是出了名的極端,夏天最高可達五十度,冬天則可下達零度。孩子還這麼小,怎能適應得了?加上當時因為服事重心由南轉移到北部,大家都在適應過程,我多次想,此時我帶著年幼的孩子回來是對的嗎?

因著服事上的需要,弟兄常需要出遠門,一出門加上車程,短則兩週,長則近一個月。每當弟兄出遠門對我就是一個『加強訓練』,如果再遇上孩子有些狀況,都使我信心消逝,屢次萌生回台的意念。在台灣,有家人和聖徒的協助和扶持,而在印度無人幫助的景況下,我連煮頓飯都十分困難,稍微休息一下更成了奢侈的享受。有一次我真的忍受不了,就發簡訊給在遠方的弟兄,請他把機票給我,我想帶孩子回台灣。

但主總記得我們對祂的奉獻,有一次,主讓我想起我在參加訓練第一年時在聖靈的感動下,將自己所是並所有完全奉獻給主,並且在我的奉獻書上寫著『我將自己未來的弟兄和孩子奉獻給主,並且求主得著我的孩子能與我們一同因主的緣故吃苦』。此時我裏頭幾乎完全被征服了,之前的埋怨、不平以及一切複雜的情緒,似乎都因著主這樣的題醒而消失不見!

每次弟兄出遠門對於我都是格外的考驗,當他不在家時,家裏總有些狀況發生,最慘的是我們母女一起生病。許多次,真是求助無門,只好仰望天上的父。特別在每晚睡覺時,我一個人和孩子面對空蕩蕩的屋子,若沒有主七倍加強的靈,真是會很害怕。那些年,每天晚上我都帶著孩子向主禱告:『主阿!你的血遮蓋這個房子!求你差遣天使四圍安營,不叫我們遇見任何的試探和危險,並叫我們平安一覺到天亮,好讓我們明天清晨能再來享受你。』那些年間,我和孩子都經歷主的信實保護,經歷祂是我們真正的護衛者!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孩子生重病,高燒不退,家裏的電表又壞掉,房東遲遲不肯處理,這樣裏外的煎熬真叫我身心俱疲。另有一次,我和孩子都生重病,弟兄已離家開展一個月,樓上鄰居水管破裂不肯修理,導致我們家其中一個房間淹水,我東奔西跑請求協助,但又是求救無門,鄰居仍是遲遲不肯出面處理。

在這裏,語言溝通是困難的問題,加上沒有太多的聖徒在身旁,每當事情發生時,常覺得十分無助,這就迫使我們更深的倚靠主,而非倚靠自己的方法或倚靠人的幫助,感謝主量給我們特別的功課!

擴大相調,新人實際

1199-2a 1199-2a1 1199-2a2 1199-2a3

在我參加訓練時,海外開展的心願才慢慢萌芽。在訓練中心,我們觀看『敞開的窗戶』Open Windows的影片,每集有不同信心的榜樣和見證,非常激勵人。有一集的主題是『當前青年人的異象』,我特別受感動,影片中記錄許多西教士因為聖靈的工作而被主呼召至遙遠的中國傳福音的見證。誠如二、三世紀時北非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所說的:『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他們受感並願意與主配合,將福音與真理帶到中國。當時我們亦進入『一個新人』的信息,我在禱告中祈求主給我看見這異象,也給我這樣的實際和經歷,我也為著主在我心裏所種下的海外開展的種子和心願有尋求與奉獻。

結訓後,我和弟兄結婚並一同全時間服事,不到一年,因為我們對開展都有負擔,就報名了海外開展。我們雖是不足,仍喜獲通知可以前往印度開展。

印度,對於我們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國家,當我們踏上這個國家的地土時,在每次的事奉交通中,我們都感覺這地的需要實在太大!雖然我們不老練,但因著這個國家在福音開展上的廣大需要,我們便被擴大了許多許多,這樣的擴大是在台灣難以經歷得到的。

在印度,我才深刻領會弟兄們所說:台灣是『主恢復的苗圃』,我們在台灣接受各樣的成全和幫助,為的就是把主恢復裏所有的豐富帶到世界各地。在台灣,因著弟兄們多年的勞苦經營,主的見證是十分成熟並往前的,但在印度,因為許多地方尚未有主的見證,並且召會成立的時間也不長,我們就常常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對真理的尋求者和幼嫩的聖徒們。

記得有次和弟兄一同至印度最南端的一個小漁村Kanyakumari看望聖徒,當地常聚會的聖徒多為姊妹,因為男性多出海從事漁業,長年不在家。當我們去看望時,當地服事的弟兄請我和姊妹們分享主話的豐富,我們在會所席地而坐,環顧四週,有十多位姊妹,其中較長者如同我母親的年齡。當時我心想,我僅是年輕姊妹,論年紀和經歷,我實在沒辦法說甚麼,但是看著她們渴慕專注的眼神,我迫切回到靈中,求主給我智慧和合式的話。主讓我想起在訓練中心晨間系列的『呼求主名』的操練,包括:情深式、火箭式…等。於是我便和姊妹們分享各種不同類型的呼求主名,那幅景象至今依舊歷歷在目。在印度,我們遇見許多單純渴慕真理、渴慕職事的人,也看見許多願意為著主出代價脫離原有信仰的尋求者。

我和弟兄也配搭全時間訓練中心的服事,常經歷到『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服事訓練對我們而言是很大的一個挑戰,面對印度人文化、語言、習慣上的差異,叫我們學習不以自己為人位,只以祂為我們獨一的人位。這裏的學員們在主恢復裏的年日,都不太長,因此在我們的服事中,一切的成全和幫助都必須從頭開始,一面需要維持訓練該有的標準,一面仍要將他們當作新人來顧惜和餧養。

除了顧到他們在真理和生命上的成全,最不易的就是他們生活習慣的不同問題。來自這廣大領土的學員們,要幫助他們成為在基督裏的新人,實在是需要主多而又多的調和、建造我們。以飯食為例,學員來自印度不同的省分,而每一省分都有其特別的料理食物方式,經過近一年的訓練和相調,他們從起初對料理方式的排斥到彼此接納,真是看見一個新人的實際。

第一年訓練將近尾聲時,他們即將離開訓練中心到各地去開展,我心中十分不捨,我們好像勸勉的父親、乳養的母親。為著他們,我們不只在靈裏爭戰,更是在魂裏費心,只盼望藉著我們的服事,他們將來都能成為印度開展的種子,他們就如活信一樣寫在我們的心裏,刻在我們的心版上。(待續)